2018重庆

2018重庆

若误以为实火,而用寒清;以为阴虚,而用滋补,则瘀血益固,而将成干血证矣。气增而久,夭之由也。

亦有瘀血所化者,世谓痨虫是也。 此汁若再热久不退,必为灼干;或过用凉药清热,热退汁凝,阻塞玄府,卫气不通,营气不行,将成血痹骨蒸,而劳瘵之途矣。

陷胸是因误下,邪气内陷,与内痰相裹;此乃初起即见结痛,是有形之物阻塞气化,非气化壅结也。《千金方》曰∶温病热入肾中,亦为痉;小儿病痫热甚,亦为痉。

经言∶心气上行,痛留眉顶间,甚则延及胸,头痛,脑户间痛,寒邪犯心,血气内变,伤损于中,因而下注赤白。然血虽不能生气,气必赖血以藏之。

大抵谵语,总属于心神迷乱之所致,但有邪气正在包络者,有邪气感动包络者,邪之虚实不同,病之微甚有别。若先于势未盛时,重用石膏、大黄、生地、丹皮、栀子之属,大剂温凉服之,犹可救也。

每见读书苦思之士,一病温热,阳明未实,血室未热,即见谵妄者,心虚气怯,望风先靡也。旧注于“虚实”二字,囫囵读过,遂致难通。

Leave a Reply